BertieKHR

不妥协。

报丧鸦 C2

刑侦paro。

王队长x王法医


瞎编的,逻辑死,有硬伤。

不专业,不专业,不专业。




5

“我就是那里站着等他,没有等到,老师又催的急,我就先走了。”

明安两只手捧着一次性纸杯坐在黎方对面,指尖局促的抠动着杯壁。王俊凯站在单向玻璃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王源坐在他旁边,将新买来的保温杯放回桌上,那点轻微的声音引得王俊凯从审讯室里分了一点余光给他。

“他似乎有点太不安了?”王源抬头看向他,“是紧张吗?”

“还是学生嘛,总会害怕的。跟上次南校的那几个孩子一样的,怕的一心只想走。”戴明明一边翻着赵宴的证词头也不抬的插话。

“不止。”王源坐在椅子上,两腿踩在地上引着滑轮往前又凑了一些,“他的膝盖好像,很痒。”

他的话音刚落,王俊凯就朝黎方下了指令,“问他那管药膏跟他有没有关系。”

 

“是李乐要送给我的。”

明安舔了舔嘴唇,继续说道:“我之前被虫子咬了,本来准备随便擦擦就好,穿短裤在篮球队搬东西的时候李乐看到了。”

“就说他出国旅行的,买过一个什么药。说带给我,一直又忘了。”

 

“看他这么耗,今天怕是没什么结果。戴明明,给我盯着他们,有情况随时给我电话。”

“王源儿,走,我再叫上老徐,我们去现场。”王俊凯摸出兜里的手机,一边低头给法证的徐彬发信息,也没有看王源的动作,一边朝门口走过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像是想起什么,回头看过来。王源跟在他身后,眼睛明亮,倒映着他的影子。王俊凯立时愣在那里,这一双眼睛与记忆中王源抱着篮球抬头的样子重合,王源的轮廓变得更加成熟,但他眼中的这一个倒影未曾更改过。

“王俊凯?”

王俊凯被王源这一声疑惑的呼喊惊醒,“走了。”

 

6

“怎么还是这么多猫?”路虎开在通往旧实验楼的路上,徐斌疑惑地看着那一群野猫和鸟雀仍然停留在楼旁的花坛里,即便被车辆惊走,也躲在不远处,对着这里虎视眈眈。

“上次那个清洁人员说平时这里本就猫多,附近的野猫几乎都在这里安家,但是就现在它们这样子,倒怪怪的。”王俊凯在楼前停了车,招呼两人下车去花坛看看。

这一区的花坛已经破败,黄桷树茂盛好似遮天蔽日,午后的阳光从枝叶中漏出来星星点点,思考者的塑像倒在泥土里,脚底爬上一层浅浅的青苔,三人戴上手套,弯下腰试图在一圈野猫的敌视里翻出些东西。

“那个思考者下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反光?”王俊凯不过是直起身缓口气,一抹光只对着他的方向,一不小心就刺到眼睛。王源听到这话,转头就去寻找那个雕塑下反光的东西。果然,在塑像下卡着什么。三人合力将思考者搬开,才看到雕塑那嗑在泥土里手肘曲起的部位藏了一对被银链子穿起来的女士耳环,而雕塑上也沾有几滴细碎的血迹,因为这思考者倒在地上,这血迹在它的遮盖下,才没有被大雨冲刷掉。徐斌处理血迹,王俊凯掏出手机来将耳环拍下,传给黎方,要他询问赵宴,这副耳环是否属于她。

“我们再上楼看看。”

化学实验室在实验楼的顶楼,王源跟在王俊凯身后,突然想起高中有一个晚上,他跟着王俊凯去学校拿作业。夜晚的学校没有灯光,比昏暗的实验楼还要暗上许多,他们两个借来保安室备用的手电筒,整栋楼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呼吸声与脚步声。

还有闷热天气里浅淡的栀子花香气。

 

“王源儿,这像不像我们有次去学校拿作业。”王俊凯的声音传来,有一丝调侃的意味,“你被走廊里被吹开的窗子吓得直蹦,非要拉着我的衣服才敢走,还记得不。”

“还说我,不是有个人丢三落四,把作业掉在学校,我怎么会被吓到。”王源不紧不慢的反驳,他听到王俊凯因为这终于轻松下来的对话松了口气,自嘲的笑了笑。

“不就是窗子被吹开了嘛,也不知道你那会儿什么好怕的。”王俊凯突然回过头来,眼带笑意的看了王源一眼。“还是我哄了老半天才敢走。”

“然后就把一手的汗全擦我衣服上了,我现在想才明白,你也是吓得手心出汗了吧,装。”王源仰着头回视,露出了笑容。

 

“这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风大了点嘛。”王俊凯回过身将吓得差点扑到自己背上的王源搂住,手掌在他肩膀上安抚式的轻拍几下。“别怕了,我们马上就走。”

耳垂因为他的呼吸悄悄染上热意,藏在没有灯的夜里。

是他离得太近了。

 

两个人站在楼道里面对着面,徐斌从后面赶上来只疑惑道:“你们俩干嘛呢,还不走。”他脚步不停地走上前去,先一步踏进化学实验室所在的那一层楼道。

又有几只猫盘踞在角落里,直勾勾闯入领地的三个人类。

“那边是医学实验室吧?”王源眼看着一只猫钻进另一边的实验室,出声问道,“怎么猫也往哪儿去。”

王俊凯收回跨进房间的脚,在徐斌的注视下表情自然地走到王源身边,“走去看看。”

两人循着猫的踪迹向走道的另一边走去,透过沾染着灰尘的玻璃能看到医学实验室里各式的模型,那一只钻进去的猫就在其中一具旁边徘徊,王源仔细一看便觉得不对,“这骨头接错了一根。”

王俊凯推开门去赶走那只野猫,王源走近了蹲下身再仔细分辨,几个呼吸间便站起来。“打电话吧,下肢找到了。”

 

7

“他先是将李乐给泼瞎了,用硫酸。再将他弄倒,这期间李乐躲避撞到好几次桌子,所以身上会有那种淤青,然后将他按在地上用绳子将他勒死,最后用刀具将他分尸。”

“李乐走的时候用篮球网兜拎着一个篮球,篮球和网兜都掉到了楼后,网兜与他脖子上的勒痕吻合。”方辉将篮球网兜的照片与王源的法医鉴定贴上白板。

“凶手一定是比他矮且瘦弱的人,所以只能这么动手。”

“而且还很耐心,我们在那个塑像下面又发现一块极小的肉块,结合骨头和那些野猫的表现,应该是被凶手切碎成肉块撒开了,就那么几天被附近的猫和鸟雀分食个干净。”

“他对于李乐爱恨交织。”王源托着下巴突然开口,“他将李乐的下肢那么残忍的处理,却又要他的上半身安稳的放在箱子里,十分妥帖。”

方辉听到“妥帖”一词,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低声说道:“那得多变态啊……”

“赵宴对于耳环怎么说。”王俊凯问黎方。

“她承认这是她的,不过在两个星期前她就送给了李乐,要他戴在脖子上,意思是要宣誓主权。”

“但这个耳环不在李乐身上,应该就不是赵宴,她不会取下李乐身上属于她的东西。”王俊凯揉揉眉心,“再去捋一捋李乐的人际关系,案子发生在校园,得抓紧。”

办公室众人又一次走个干净,王源也站起来敲了敲桌子,对翻着资料的王俊凯说,“帮不上忙,我去帮你们买点咖啡回来。”

 

警察局不远处就有一家咖啡厅。

一个上班族一手拿着一杯咖啡,从里面试图推开门。王源在门外伸出手礼貌地替他拉开,那男人从他身边匆忙而过,道谢声和他的香水味道散在他急忙离去后的风里。

王源借着拉开门的动作往店里走去,不由自主分辨那一缕青果味道。王源站在门边,只觉得那味道隐隐约约有些熟悉,但不像是常见的香水会有的味道。

王源拎着十来杯咖啡回到警察局,还是忍不住回想那个无端熟悉的味道。那些咖啡被忙里偷闲的家伙们哄抢一空,戴明明呵欠连天,见到王源的咖啡差点就叫爸爸了,连忙灌了两口又跑了出去。王俊凯再抬起头的时候,就只剩下王源举起手里那一杯和小拇指上挂着的空荡荡的口袋向他示意,“王队长,你要是想喝,怕只剩下我手里这一杯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王俊凯起身上前,自然而然地接过王源手里那杯被喝过几口的咖啡,喝了一口。

“啧,太甜了。”丰盈的甜味充斥口腔,王俊凯将那杯咖啡又放回愣在原地的王源手里。“发什么愣,我又不是没这么干过。”

 

“怎么又在偷吃冰淇淋?感冒不想好了?”

那一只手伸过来,目标明确地拿走了王源手里的甜筒,自然地张口咬住,想要杜绝被王源再次抢回去的可能性。

“那是我吃过的,王俊凯,你可是处女座,怎么吃人东西啊!”王源看着他三两口将甜筒上最甜蜜的那几口三两口吃掉,不由得跳脚。

他偏偏就是要在嘴唇还留着一点冰凉的时候凑过来,“抢你的比较好吃。”

 

“别发呆了。”王俊凯伸手在王源眼前挥了挥,“我再去看看物证,来吗?”

王源长出了一口气,挫败地将咖啡放回桌上,“走吧。”

物证里最突出的便是那个箱子,王源做法医鉴定时将尸体抱出来,箱子就被送去给了法证,并没有时间仔细观察它,此时看到就好奇的凑了上去。

与预测无二的,箱子里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和尸臭搅合在一起。王源正要起身,徐斌的助手周秋秋从旁边急急走过,她路过带进一阵微风,王源突然嗅到一点淡淡的突兀的香气。

是类似于苹果的青果香气。



-TBC


评论(8)
热度(79)
© BertieKH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