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tieKHR

我真喜歡她。像俗世風雅,冬日霜花。

于心有愧‖重生

00.

01.

王俊凯蜷缩在冰凉的床边,脸上还有没愈合的伤痕,留有丝丝血迹。

狱警刚刚换班,安静的走廊那头里传来中年男人说话的声音。王俊凯反射性的抬头去看,只看到冰凉的铁栅栏分割没有人的走廊。

什么都没有。

王俊凯盯着自己的双手发呆,除了我手上的血。什么都没有。

夜深了。

王俊凯不敢睡,梦境里都是血红的人影。

一夜睁眼到天亮。

监狱的生活是刻板的,王俊凯顺从的听着狱警的指挥。他在放风的时候听说,刑期过半只剩一年且认真改造的犯人是有机会得到回家的机会的。

他想,那个人在家里一定很孤独。他要是能早点回去看他一眼,那个人一定不会再想着自杀了,说不定,还会慢慢打起精神起来。

王俊凯努力认真的过着监狱里的一天又一天,从来没有注意到其他犯人对他的眼神越来越奇怪。

就连狱警,对他的眼神,也是渐渐的带了同情。

如同鸵鸟将头埋在沙子里一般活在自我世界的王俊凯,什么也没发现。

拿到批示的那一天王俊凯无疑是高兴的。

他拒绝了狱警给他送过来的新衣服,执拗的拿到了他被送进来的那一晚穿的衣服。换上衣服之后,他也没有要狱警送他走,而是选择了自己朝他以前的住处奔跑过去。他到达住处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站在楼下喘了好几分钟,才慢吞吞的走上去。他撑着扶手一步一步走到曾经的家门口,整了整衣领,轻轻敲门。

没有人给他一个回应。

王俊凯想,这人是不是出门去了,以前都不怎么出门的。他又停顿一下,抿了抿嘴唇。

有一个中年妇女穿着劣质的高跟鞋,哒哒哒的走上来。王俊凯头上的灯又亮了。

王俊凯看了看她沾满油腻的袖口,嘴巴张张合合好一会儿,才问一句。

“这家人呢。”

她一边把钥匙插入,一边回答王俊凯。

“早死了!”

王俊凯听到这话抬头盯着那女人的背影看,女人像是想起来什么,转过头来。

“你是他谁啊!人死了这么好几年了才来,当初人血流干了也不出现,前年那时候人殡仪馆都问好几回了,早把尸体给你火化了!”

她看着王俊凯目瞪口呆的表情十分满意的转过去,扭开门,一边把钥匙收起来一边嘀咕着,“上个星期也是,一对老头儿老太太死了也来这儿问,交通事故我知道个屁啊!”

王俊凯一大步跨过来,扯住女人的包,“什么老头儿老太太!”

女人护住自己的皮包,“你自己不会去查报纸啊!前两天才登了,一个姓王的老头儿带着老太太往监狱那边走的时候被车撞死了!尸体沉在水里都捞不上来!”

女人尖利的嗓音在楼道里传开,一层又一层的昏黄灯光在深夜里亮起来。

门在他面前砰的关上了。

灯也一个一个的熄了,王俊凯在一片黑暗里慢慢蹲下。

第二天天一亮,王俊凯拍了拍身上的灰,一瘸一拐的往殡仪馆那边走过去。

负责人看着他穿着一身过时的旧衣,还是给他讲了讲事情的始末。

“你问的那个姓王的年轻人,他是割腕死的,死了好几天了才被人发现的,送过来的时候没人认领尸体,规定时间一过我们就把他火化了。”

“那对老夫妻是车祸死的,好像是被人故意撞死的,尸体也没打捞上来,所以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但是犯人前两天被判了刑,已经关进去了。”

王俊凯木着一张脸道了谢,慢腾腾的往回走,他往哪儿走,走了多久,他自己也不记得了。有水滴落在他的手上,他条件反射的摸摸自己的脸。

是泪啊,我哭了啊。

他这才真正反应过来,是啊,这个世界从此以后就剩我一个人了,无处可去,孑然一身。

王俊凯最终还是一个人走回了监狱。狱警见他提早回来,眼睛却红肿着,以为是他的家人还不谅解,叹了口气。

王俊凯回监狱的第二天就是惯例的放风时间。

王俊凯坐在院落的角落里,他一向是孤僻的。特别是他又曾经被选中成为可以回家过双休的人。

人都是这样,爱好孤立享受过优待的人。

天边轰隆隆打了一个响雷。

有人朝他走过来,脚步不缓不急,像是想来和他友好相处一样。

“王俊凯?”

是一个长相清秀身形瘦弱的男孩,王俊凯抬起头来看了看这人,点了点头,算是对他人的友好给出回应。然后又再度低下头去,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接下来便是残忍撕裂的发生,冰凉的金属撕开血肉,凛冽了胸口。 

王俊凯模糊听见远处有惊讶的喊声爆开,恍惚感觉到胸膛被一片冰凉的金属反复撕扯。

王俊凯试着不可置信的抬头,露出惊讶的神情。只看到一张疯狂的,扭曲的,被鲜血塞满快感的脸。

这张脸…王俊凯在入狱前的那次葬礼上看到过。

这张狰狞的指着他说他是凶手的脸。

鲜血洒满了王俊凯面前的一片土地,他看着绿草茵茵上被猩红点缀。眼前依稀浮现了那个人的样子。

他想象的,那个人在浴室里决绝割腕的样子。

好痛。

你落下刀片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痛。王俊凯感觉自己的力气也随着血液一同流出身体。

你知道吗。

我后悔了。

你听见了吗,我后悔了。

我后悔我曾自私的以为我就是你的全世界,我后悔我曾狠心毁掉了你的一切,我后悔我没有紧紧拉住你不愿再伸出的手。

王俊凯无力的倒在地上,头重重的摔落,他却感觉不到一点痛楚。

怎么能觉得痛呢。

我现在再怎么痛也不及你过去那么多年的痛,你是怎么忍过去的呢,那种痛是不是就像心被绞肉机狠狠肆虐过一样。

就像现在的我一样。

王俊凯恍惚间看到有人扒开人群冲过来,修长清瘦的身形,骨节分明的一双好看的手。

“是你吗…源源…”

不是了。不会是你了。

曾经穿过一群又一群五官模糊的人们, 愿意与我度过荒凉人生的你,再也不会走向我了。

王俊凯,30岁。在人生的最后时刻,被利刃刺破美梦。一生无所事事,害的亲人沉入河中,爱人无人收尸,锒铛入狱,不得善终。

评论(48)
热度(61)
© BertieKH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