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tieKHR

我真喜歡她。像俗世風雅,冬日霜花。

老街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是什么吗?

是时间。

时间让我流干了所有的眼泪。

时间让我忘了你的一切。

时间让我记得你的所有。

王俊凯拄着拐杖站在中心公园的来来往往的人群边缘手足无措。

…这里是哪儿来着?

有人走过来,是个稚嫩的男孩。

爷爷你怎么了?

爷爷?这是在叫他吗?

他茫然的四处张望。男孩柔软的手握住他的,带领茫然的他走向路边停下的一辆车。

爸爸,爷爷又忘事了。

车窗慢慢摇下来,一张中年人的面孔。

圆圆,带你爷爷上车。

圆圆?源源?源源在哪儿呢...

王俊凯任由男孩牵着他坐上车,车子慢慢启动,朝城市的另一端开去。

爸爸,医生说让你生活在熟悉的地方,对你特别有帮助。前两天我和绘理去老街把我们以前的房子买下来了。之后我们就住那儿。

老街?

是啊。还好C市改造后把老街保留下来了。我听说爸爸以前读的学校还在呢。

是吗?

王俊凯透过车窗朝外看去,是一所学校。

就在这儿停吧。

这儿?爸爸不是八中的学生吗?

王俊凯撑着拐杖下车了。没要任何人陪他。

南开中学的名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是记忆里日日都看见的阳光反射出来的光辉。

是依稀可以想起的那个少年站在旁边灿烂的笑容。

那是谁。

是你。

我那么想念,想念的以为我忘了的你。

王俊凯拄着拐杖沿着路边一步一步慢慢走着,就像那些年的时光滴答滴答的流动。

这家甜品店是他和少年以前最喜欢来的一家。

他还记得有一次他偷偷跑到这里来找少年。

那时候刚刚开学,不知道怎么的,一听说地震了,他就是想看看少年是否安好。迫不及待的骗了老师请了假,等在这家店门口,看少年放学出来惊喜的笑容。

这个广场也是他和少年常来的地方。

他曾经拉着少年在广场的角落唱着两元一首的歌。那时候唱功算不上顶好,但望向对方的眼里满满都是情意。

他们俩有那么多回忆。

我怎么就忘了呢。

我怎么能忘了呢。

直到夜色蔓延的时候,王俊凯才摇摇晃晃的回了家。

男孩蹦蹦哒哒的跑过来开门。

爷爷这次怎么知道回家的路啊!明明老街这边的房子这么难找!刚刚爸爸找了好半天呢!

王俊凯笑了笑,有点得意的回答。

我当然知道。我以前和朋友回家天天走这条小路。

男孩领着他走进门口,不再挡住他的视线。

爷爷你看!爸爸说里面的摆设都没动的!

男孩一让开,入眼的就是一张被仔仔细细框起来的十分幼稚的简笔画。

王俊凯直直的看着那副画,男孩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爷爷那是你画的云吗,好幼稚啊。

不是。

啊?

那不是云。

他走到自己的房间。里面的家具还是当年的样子,被他身后的隐隐约约投进去的光勾勒出灰色的轮廓。

爷爷!这间房间爸爸说给我睡!

这房间不再属于我。

记忆却还属于我。

你也还属于我。

他们骑着自行车从街这头骑到街那头。

少年的侧脸在夕阳下,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圣洁美好的让他屏住呼吸。他悄悄的松开一只手,默契的牵上了少年伸过来的右手。少年侧过头来朝他一笑,像是要印在他脑海里,如同一颗琥珀,把所有痛苦的,快乐的,都包裹住存放在大脑深处。

永远忘不掉。

画面突然一变,街边的影子拉的好长,他背着吉他,看少年捧着一个烤红薯,嘴里呼出一口白气,他伸出手来想摸一摸少年柔软的头顶,却落了空。

残阳如血。

少年倒在地上,闭着眼睛如同折翼坠落的飞鸟。

他突然从梦里惊醒,月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他按着突然跳动得特别快的心脏,拖着有些蹒跚的脚步走到窗前,看那条老街在灯光的照射下一如当年。

就像你在我的记忆里一如当年。

我却老了。

天边渐渐的泛白。

白发苍苍的王俊凯坐在窗边睡着了。

少年睡在病床上朝床边正努力而笨拙的削着苹果的他伸出手。

我那么爱你。却至死才能再次牵到你的手。

评论(23)
热度(58)
© BertieKH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