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tieKHR

我真喜歡她。像俗世風雅,冬日霜花。

Find

00

Lambert学校迎来了一位亚裔的转学生。

亚裔在学校一向都是稀有动物,Dunn教授领着Roy穿过第五林荫大道的时候,来来往往的视线都停在了他的脸上,尽管这学期Silver Glory学院已经有了一名亚裔学生。Dunn教授对难得的注目感到满意,他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对凑过来的两名女生咧开嘴大声说,“这是Roy,今天起就到我们班了!”

Andrea看到Dunn教授带着旁边面无表情的少年走开,拉着她的的同伴一脸激动的说,“My Gosh!他可真好看!”Kasey对她满脸通红的样子感到好笑,只得点点头以示同意。“Kasey,是不是你们亚裔都长得这么好看啊!”

双目狭长好似含情的亚洲少女耸了耸肩,看上去有一种奇异的潇洒。“可能吧。”

穿过第五林荫大道就是宿舍,Dunn带着少年找到一栋爬满爬山虎的旧欧式小楼。他敲了敲一楼角落里的房间,房间门牌上只有一个名字。一个清秀少年打开门,“Adelos,这是新来的亚裔学生Roy,我可是特地把你们俩调到一起啊,”说完拍了拍Roy的肩膀,“好好相处吧。”

Adelos伸出手来,对刚刚进门坐下来的Roy友善的笑,“你好,我是Adelos,华名是刘志宏。”

Roy看他不太明显的桃花眼和脸颊的酒窝,有些恍惚的回答他,“我叫…马思远…” 

 

 

 

01

C市的天气正热,马思远顶着大太阳,拖着行李箱,找到了停在机场外边的车。

“怎么,学院终于舍得放你回国了?”驾驶座上坐的人,递给他一罐咖啡,笑开了酒窝问他。

“我可不像你,Blush一向崇尚自由,连Renne教授都不怎么管你们。再看看Dunn教授,他恨不得把我掰成两个人用。”马思远耸了耸肩膀,他在美国的分院呆了半年,也不自觉的带了些美国式反应,整个人带着一股潇洒不羁的味道。

“谁让我们马班长能干呢。”

刘志宏启动他的宝贝路虎,和马思远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朝市区开去。

“说真的,我没想到你回国竟然当了大学教授。”马思远喝了一口咖啡随口说到。

“你别说,我在我们学校可受欢迎了,我们学校的女生被我和那个木头承包了。”

“木头?”这对于刘志宏和马思远的交谈史来说可是个新鲜词,马思远好奇的转过头来。

“就是我们学校那个教中国哲学史和逻辑学的男的,他的课节节爆满啊,好多其他专业的都挤进去听。”

“中国哲学史?这不是正好和你对上吗?西方哲学史刘老师?”

“你别笑我了,Silver年年第一的高材生!”

“诶诶诶,刘老师你可别谦虚,我回国可是没工作啊,都得靠你养活我啊。”

“你在市区让我找的那套房子可是我积蓄的一大半啊,钱你说给就给,还给我哭穷?”

“这不就是因为买了房子,所以没钱了嘛。”

“我们学校心理学差个老师,你去试试?”

“好啊,刘老师你可得帮我说说好话。”

“马班长你够了…”

刘志宏带着马思远回了自己家,两个单身汉都没什么手艺可言,放下行李跑去吃了火锅,然后一身味儿的去江边散步消食。

“你这次回国有什么任务没。”沉默了一会儿刘志宏琢磨着问出了这个问题。

“怎么现在突然问起来?”

“我就是觉得Silver没那么大方放你回国,你是多好使的一把刀啊,说要走人就让你走了?”

“确实有个小任务,简单的很。解决了我起码能清净大半年。”

“那分校那边你也没事了?”

“我扔给小师弟了,是一个新来的亚裔,也是Silver的优秀毕业生。”

“马思远。”刘志宏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他的侧脸。

马思远停下来,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有点不自然。

“你别骗我。”

“我知道你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但是你别骗我。”

马思远转过来,看着刘志宏的眼睛,他们俩认识整整七年了。

“好。”

马思远和刘志宏认识了七年了,这次确实没骗他。

学院这次准许他回国,一方面是没什么理由让他再留下来,另一个方面是,确实有一个任务要让他完成。

找东西。

马思远对着镜子把额前的刘海扎成了一个洋葱辫,一个山杨木的盒子有什么值得让他找的。

除非,这个盒子里,装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马思远!别在厕所里臭美了!快出来!我憋不住了!”刘志宏在厕所门外急得一边拍门一边喊着。

“谁让你喝那么多水的。”马思远套上睡衣,不紧不慢的拉开门。

刘志宏一把拉开他冲进去,“你就是存心的!”

“刘老师,明天记得带我去应聘。现在,我要睡啦。”马思远躺在床上,一翻身就睡了。他和刘志宏当了四年室友,对刘志宏的作息习惯熟悉的很。

所以刘志宏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就只能对着被占了大半部分的床直瞪眼。

第二天一大早,刘志宏就拉着还有点低气压的马思远去了C大应聘。秃顶的哲学系主任对着马思远金光闪闪的履历表颇有些欣喜,在试讲之后更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带他签了合同。

哲学系老师的办公室都在一层楼,他分到了刘志宏那一间办公室,马思远顺理成章的在三年之后又一次和刘志宏呼吸学校里同一空间的空气。

“所以我常常说啊,学院也就这个时候有用了。”马思远坐在食堂里拍了拍放在一旁装着履历表的办公袋,觉得有些好笑。

“当初我也是这样,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干了些什么。履历表一拿出来,那个主任一看眼睛都在放光。简直可怕。”刘志宏面前放着一碗面,回想自己当初应聘的时候的情景,笑出了酒窝。

有两个女生从他们俩旁边路过,停下来嘻嘻哈哈的给刘志宏打招呼。

“刘老师,这么早来学校啊。”

“我带我朋友来应聘啊。”那两个女生听他这样说,就转头看了马思远一眼,这一看,就再也转移不开视线了。

马思远今天为了应聘,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灰色的针织外套放在一边,一条黑色的休闲裤勾勒出他好看的腿部线条。他单手撑着头,偏过来看着女生们,刘海因为前一天晚上扎过洋葱辫的原因有点翘翘的,五官在阳光下好看的不像话。

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他的眼睛,一双杏眼圆圆的,瞳孔的黑色仿佛吸引人走进去。这一走进去,就再也出不来。

“你们好,我是马思远。下个星期我就是你们的心理学老师了。”

清凉的薄荷音强迫两个女生回了神,满脸通红叫了声“老师再见”就跑开了。

“得,我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人气马上就要被你抢走了。”目睹了一切的刘志宏摇摇头,哀叹了一声。“马思远,你可要帮我战胜那个木头啊!你可是Silver的万人迷啊!”

马思远无奈的笑了笑,“是是是,我会为了刘志宏大人和Silver的荣誉而战。”

马思远长得好看,在学院读书的时候就被学校里的女性称为拥有精灵的侧脸和独角兽的眼睛,连学院标志为独角兽的Blush都无人反驳。再加上他优异的成绩和厉害的外交手段,所有亚裔的学生以他为中心,还成立了研学会,一度成了学校的新宠。

马思远摸了摸左手蓝色的绿松石手串,耳边听着刘志宏对学校的介绍,笑了笑没有说话。 

__Find 02  点这里__

评论(26)
热度(133)
© BertieKH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