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tieKHR

我真喜歡她。像俗世風雅,冬日霜花。

Find 02

__Find 01点这里__

马思远起了个大早,不仅在楼下拎了两碗抄手回来当早餐,还破天荒的温柔的叫醒了睡的天昏地暗的刘志宏。

“马思远…你干嘛啊…这么早!”刘志宏挠了挠一头乱发,眼神迷蒙的趴在餐桌上。

“今天可是我当老师的第一天,当然要精神饱满一点。”马思远理了理自己精心打理了半天的头发,转过头来理所当然的对还有点神志不清的刘志宏说。

“输给你了大哥,以前研学会你给那帮小鬼头上课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兴奋啊。”

“那怎么一样,那帮臭小子都屌的很,天老爷第一他们就是第二。现在的这些学生都是纯良的大学生啊,我当然要兴奋一些。”马思远把抄手放在刘志宏面前,揉了一把刘志宏的头发。

“maya马思远你竟然要对普通人下手!”

“吃抄手吧你。”马思远脸上带着自带圣光的微笑,手却重重的把刘志宏的头一拍,差点把他的头拍进装着抄手的碗里。

当一切收拾妥当的刘志宏和马思远赶到学校的时候,正赶上第一节课下课。马思远拿着装有教案的包,一个人从一教楼梯上楼去,在三楼楼梯口和一个男生撞个正着。那个男生手中还有没熄灭的烟头,直接掉在了马思远的左手上。马思远还没说什么,一个男人从楼上走下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周牧,道歉。”马思远抬头去看声音的主人,伸出的左手就忘了收回来。

男人走到马思远跟前,一只手托起了他的左手,另一只手托了托眼镜。

“这位同学,你没事吧。”男人有些公式化的问道。马思远却嘴唇颤抖着说不话来,绿松石手串从手腕处向手肘滑下。

“同学?”男人又问了一句。

上课铃响了起来,马思远突然抽回自己的手,向走廊深处跑去。男人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几眼他的背影,然后转过来像模像样的训了那个抽烟的男生几句。而马思远,躲在走廊的角落里,捂住手被烫伤的地方,拼命的深呼吸。

旁边的教室变得有些喧闹,马思远才像惊醒一般反应过来,整了整衣服,拿着教案走了进去。

虽然迟到了两分钟,但是马思远凭借着一张俊美的脸,获得了全班同学的原谅。

马思远在讲台上镇定自若的讲课,右手却不自觉的不停的抠弄抚摸左手的烫伤处,一节课下来,那个地方变得红肿异常。

下课的时候,马思远赶在学生围上来之前走出了教室。刘志宏站在教学楼下等他,却看到自己神情恍惚,左手某处莫名红肿的挚友。

“马思远你怎么了?”刘志宏急匆匆的走过来,用手覆在红肿的地方,眼神关心的看他。

“没…没什么…”

“真的?”

一个男人从他们身后走过去,背影优雅如同准备捕食的猎豹,刘志宏见马思远盯着男人,说了句,“他就是那个木头,叫王俊凯。”

马思远盯着男人左手戴着的一串佛珠,恍恍惚惚的应了句,“…王俊凯…?”

刘志宏拿开手,马思远的手变得依旧白皙修长,好看的就像马上就能上台弹奏一曲一样。马思远还是不死心的盯着男人看,“我…看不到他的心。”

刘志宏听到这句话有些吃惊的睁大眼睛,“你读不到他的心?”

马思远当年之所以能被破格转去Lambert学校,就是凭借着天生的读心本领。只要他愿意,任何被他看到的人或者他想听到内心的人,都能被他读心。在Silver Glory这么多年优胜劣汰,胜者为尊的制度下,他更是从读心做到了更多。

马思远的一双眼睛,是研学会,是Silver Glory,是Lambert的无上珍宝。

能出现让马思远无法看穿的人,实在是一件让人惊讶的事。

连带着刘志宏,也对王俊凯产生了几分怀疑。

“他到底是谁?能让你也束手无策。”

“我也想知道,他到底是谁。”

两个人沉默的回到了家,一架幼稚的纸飞机停在窗口。

“老光头可真有童趣,还折纸飞机,他都多大了,还没我小学时候折的好看呢。”刘志宏一看纸飞机上的银色签名就知道是什么。“马思远,估计是你的任务来了。”

“老光头一向坚持丑也要丑的有情趣。”马思远拿起那架纸飞机,Silver Dunn的银色字迹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刘志宏很有自觉的走进厕所,留马思远一个人坐在客厅拆开那纸飞机。

“Roy,学院交给你的任务务必要尽快完成,时间紧迫,收到请回信。”

纸飞机变成了灰烬,马思远抽了抽嘴角,不禁想到,果真是老光头爱玩的老一套。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翻出来一张纸,马思远咬着指甲盖写着回信。他本想问一问学校里那个男人的事,但是…

“Silver一向奉行利益交换,你问了,就要付出代价。”刘志宏不知何时坐在他旁边,冷静的提醒他。“你好不容易从学院的枷锁里挣脱出来,确定为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又被铐进去?”

马思远点了点头,“我明白,只是一时有些不清醒。”

快速的在纸上写了个OK,马思远就算是写完回信。他也折了个乖巧的纸飞机,从衣服内袋摸出一只笔来,签上了Silver Roy的字迹,目送纸飞机从窗口消失。

“你们Silver就是花样多。”

“花样多也比你们Blush没花样好。”

“我Blush没花样证明我们朴素得体!”

“都没花样了还得什么体。”

“等等…马思远你刚刚拿的什么纸…”

“就在餐桌上随便摸了一张啊。”

“那是我明天的教案。”

“哦。”

“马思远你大爷的!”

__Find 03点这里__

评论(14)
热度(66)
© BertieKH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