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tieKHR

我真喜歡她。像俗世風雅,冬日霜花。

Find 03

__Find 02点这里__


夜晚是狩猎者的天堂。

 
 

刘志宏歪在沙发上,看马思远换了一件灰色的长外套。

 
 

“不需要我帮忙吗?”

 
 

“你?你都好久没做任务了。有我出马,用不着你。”马思远戴上一个黑色的口罩,理了理刘海,随口和刘志宏说了再见就出了门。

 
 

刘志宏趴在窗口,看马思远慢慢走出了小区。他烦躁的挠了挠头,但是他心里清楚,他再怎么担心,再怎么阻挠,马思远还是会去执行任务。

 
 

这就是马思远,Silver最锋利的一把刀。

 
 

而他能做的,就是运用自己的能力,让马思远没有后顾之忧。

 
 

马思远藏在人流里,朝C市最繁华的地方移动。锦淮路,是C市有名的富人消费区,众多奢侈品牌和高端娱乐场所在此汇集。

 
 

任务下达的时候学院给了他一份资料,好吧,如果那张薄薄的纸也算是一份资料的话。

 
 

那个有一定历史的盒子被当做精美的艺术品,被拍卖行带回了C市。

 
 

他前两天抽空去了C市的地下拍卖行一趟,付出了让两个事后被完美催眠的保镖小腿骨折的代价,让那个混血主持人的心帮忙告诉他,盒子早就被人拍走了,是C市本地一个新晋的暴发户,闫琪。

 
 

暴发户可是最喜欢来这种地方的,马思远眼睛一闭,再睁开的时候,无数讯息从四面八方传到他的耳朵里。

 
 

人们心中藏着的一切,在他的面前,都显露无疑。马思远游走在人群中,收集有用的讯息。

 
 

山茶,是锦淮新开张的一家娱乐会所。马思远挤进A5大厦的电梯,顺着一波衣着暴露的男男女女走进山茶,这家被打造的金碧辉煌的销金窟。

 
 

角落里有个沉默着喝酒的男人,他的嘴巴没有言语,心却替他向马思远投诚。“闫琪”两个字在他的脑海里反复出现。

 
 

马思远慢慢走到男人的面前,眼睛是瑰丽妖娆的绿色。他没有说话,男人却抬起了头看着他。

 
 

“闫琪在哪儿?”男人的瞳孔失去了焦点,沉沦在马思远的眼睛里无法挣脱。

 
 

“在…”男人话还没说完,一只戴着佛珠的手伸过来隔断两人对视的视线,马思远警惕的后退了一步。那只手的主人拍了拍男人的肩膀,“李先生,有人等着你。”

 
 

男人摇摇晃晃醉意未消的去了另外的地方,那人转过来和马思远四目相对。

 
 

王俊凯。

 
 

和白天见过的那个木头,完全不一样的王俊凯。

 
 

取下眼镜的眼睛含情却更锐利,嘴唇抿住如同一把沾血的刀,一个读不了心却搅乱自己节奏的难缠敌人。

 
 

“这位先生,有些事情,你是碰不得。”压低的声线如陈年的美酒,潜藏着醉人的危险。

 
 

“你管不着。”两个人对峙在山茶大厅的角落里,还好,没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闫先生是我的主顾,我自然要管。”

 
 

“那么就请你的主顾,别随便带走不该碰的东西。”马思远瞳孔骤然紧缩,王俊凯的拳头没有征兆的就挥了过来,马思远一偏头,看准电梯开门就挤了进去。电梯门关闭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左小腿痛的要命,有血隔着黑色的牛仔裤渗透出来。

 
 

马思远的敲门声惊醒了在家坐立不安的刘志宏,他连忙开门,发现马思远扶着门框,左腿已经被血液完全浸湿了,马思远走进来,刚刚停留的位置留下一个血脚印。

 
 

“马思远!”拿了纸巾把门口的血渍收拾了,刘志宏蹲坐在马思远脚边,剪开了马思远的裤子。

 
 

小腿上是狰狞的伤口,黑色的类似灼伤的伤口长长的铺陈在白皙的皮肤上。刘志宏倒吸一口气,“怎么回事!你不是只是出去找东西吗!”

 
 

“我碰到王俊凯了。”

 
 

“王俊凯?”

 
 

刘志宏的手覆在马思远的伤口上,“王俊凯能把你伤成这样?你当年格斗课第一名的成绩吃了屎啊!”

 
 

“王俊凯…他也有能力…”马思远颓丧的靠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说。

 
 

“还好,我精神标记了那个男人。”马思远任凭刘志宏放在他腿上的右手发出治愈的光,“不然今天晚上就是白跑一趟。”

 
 

“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受伤的。”

 
 

“他的能力我猜不出,全程我和他应该没有肢体接触,但却莫名其妙的受了伤。”

 
 

“是不是和你一样,能用眼睛伤人?”

 
 

“不清楚,或许吧。”

 
 

“为什么你偏偏拥有这种能力呢,王俊凯…”马思远挡住自己的眼睛,喃喃道。

 
 

片刻,刘志宏拿开自己的手,伤口愈合,黑色的印记却还留在上面。

 
 

“好了么。”马思远坐起来。

 
 

“马思远。你当年到底有多少事没有告诉我。”刘志宏盯着马思远脚踝处的纹身,眼神复杂。

 
 

那是一条羽蛇,乖巧的盘旋在马思远的脚踝上。

 
 

“学院帮了我一个忙,这就是我的代价。”

 
 

“于是你为学院做牛做马,一身新伤旧伤,无处可医?”

 
 

马思远坐在沙发上没有回答。

 
 

“你的忙,我不能帮吗!Kasey不能帮吗!研学会不能帮吗!为什么偏偏是学院呢!”

 
 

“不能。”马思远抬起头来,眼底满是疲惫。“除了学院,没人能帮我。”

 
 

“马思远!我们是朋友啊!”

 
 

上一次刘志宏吼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是马思远坚持成立研学会的时候。

 
 

时隔那么久,刘志宏再一次那么近那么认真的看着马思远的眼睛。这一次,他再也看不到当年就算是争吵也存在在马思远眼里的灿烂星空了。他只看到茫茫浓雾,盘桓深入到他内心深处。

 
 

“志宏,那些事,确切的说,谁都帮不了我。”

 
 

“那都是我自酿的苦果。该我自己咽下去。”

 
 

“我的房子也差不多装修好了,我该搬走了。”

 
 

刘志宏什么也说不出口,只能看着马思远一瘸一拐走进卫生间。心中生出的无力感,就像当年,他看马思远拿着成立研学会的申请书,一步一步走向Silver的办公室,他却无能为力一样。

 
 

天意如刀,何其无情。这么多年,我还是只能看着你的背影。

 

__Find 04点这里__


评论(7)
热度(65)
© BertieKH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