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tieKHR

我真喜歡她。像俗世風雅,冬日霜花。

Find 06

__Find 05点这里__

 

“嘟嘟,不要乱跑!”

王俊凯的声音比他的人先跑到马思远的视听范围。

马思远抱住已经扑倒他腿上撒娇求抱抱的小狼,王俊凯看一人一狼熟练的动作,心生疑惑。

这只狼崽一直都是他的搭档易烊千玺的宠物,因为十分有灵性,通常都会跟他们一起出任务。作为一只极地狼幼仔,嘟嘟平时确实很是高冷,比起易烊千玺,更亲近他已经是很让人惊讶的事了。但是面对马思远却更多了一份未见过的亲昵。

亲昵的就像,这只狼崽是被马思远亲手养大的一样。

“马思远,你真有动物缘。”

马思远没有理会王俊凯,他只是死死的盯着跟着王俊凯跑出来的年轻人。

马思远看着那个和他曾是多年好友,一朝变故之后也跟着消失不见的人,恨声道,“Jackson,给我一个解释。”

那个人还是自己熟悉的口音,“王源儿…”

“Jackson!”

“千玺,这是怎么回事?”王俊凯急切的插话,他怎么觉得他有点听不懂。

“千玺?呵,你连名字都改了?Jackson Yi,你可真让我惊喜!”

“你宁愿改掉名字丢下一切也不愿告诉我,让我一个人在Lambert孤单的过了这么多年!Jackson,你还有没有心!”

“我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你就给我这样一个回答!”

夕阳将整栋楼温柔的包裹住,马思远站在逆光处,有些晃眼,他的轮廓被镀上一层正燃烧着的瑰丽暮光,在王俊凯的记忆中,没有什么风景比得上这一刻的美丽。

不,有的,一定有的。这一瞬间,脑海里分明有一个剪影,温暖的让他想落泪。

那个剪影,带着还闪着泪光的眼睛扑进他的怀里,带着颤抖的呼吸埋进他的颈窝里,带着温热的唇郑重的印上他的唇角。

那是谁?那是谁!

王俊凯头疼欲裂,却始终无法勾勒出那一闪而过的人清晰的模样。

他闭上眼的最后一刻,看到的是马思远慌乱的表情。

你到底是谁,马思远。而我,又是谁…

王俊凯是在两个人的争吵声中醒来的。

“你让我去找Joyce修女求证?你是不是疯了?”

“如果不是Joyce修女,我和Karry根本不能脱身!”

Karry…Karry是谁…

“Jackson,看来你是好多年没回去了,修道院早就变成了一片废墟。”

“你…说什么…”

“我被送进Lambert之后没多久,学校有一次假期,我偷偷跑去找Joyce修女,可是修道院早就被一把大火烧的只剩废墟!”

“怎么会这样…”

“Joyce修女的尸体也被光明会带走,我连她最后一面也见不到。”

“光明会…竟然是光明会…”

“不然呢!”

“王源儿…”

“而你在好多年后告诉我记忆全失的他就是Karry!你让什么都不知道的我怎么接受!”

“可是我能怎么办?当年的情况多么危急你也知道,送走了你他就已经心如死灰,Joyce修女和我逼不得已想出了这个办法,这才能够让他在那样的情况中逃出来…”

“逃?凭什么要他逃!他多么能干!多么不可一世!”

“王源!你不要闹脾气!”

“是!这么多年闹脾气都是我!你们俩无时无刻都冷静处事!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为了你们这两个伟大的人物付出了什么啊!”

你们不知道我在我身上烙上疼痛的烙印,消除掉我曾经所有天真的痕迹,走上另一个极端。我行走在血与刀锋之间,只为能够再一次看到那一双曾温柔注视我的眼睛。

你们不知道我曾每个夜晚无法安眠,一闭眼眼里全是他,一睁眼心里全是他。

你们不知道每年学院的狂欢节我没办法参加,那是其他人欢庆的节日,却是我爱人的祭日。

王俊凯挣扎着睁开眼睛,看到马思远站在沙发边,眼里盈着一汪被吹皱的湖水,嘴唇颤抖着开口,“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夜幕降临,三个人都沉默着。马思远抱着黏在他身上不肯下来的团子,勉强的撑开一个难看的微笑。

“你们聊吧。我先回去了。”

“Jackson,好好照顾你的好兄弟。”

王俊凯伸出手,或许他是想留住马思远,他想问的很多很多,但在这一刻,这样的情景,却怎么也问不出口。

马思远抛下门里的两人,抱着多年未见的嘟嘟,一步一步走回自己的居所。

「Karry,如果你也取一个亚裔名字,你要叫什么啊。」

「嗯…凯利?」

「什么呀,这样一听就是你,没新意!换一个。」

「那源源帮我想?」

「首先你得跟我姓。」

「这是当然。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啊。」

「要不然叫王嵩吧?山之嵩嵩,水之源源,一山一水多配啊。」

「我们家源儿什么时候这么有文采了?」

「你们俩就别秀恩爱了,我都没眼看了。」

「你懂什么,爱就是要常常晒一晒才不会生锈。」

王俊凯…王俊凯…你忘掉了我给你的名字,你也忘掉了我们之间的记忆。

可是为什么,我偏偏对你依旧无能为力。我等了你这么多年,我还有好多话没和你说。

我怎么舍得。

C市的夜深了,马思远没有开灯,只是抱住曾经被他养了好多年的宠物,任凭夜色放肆的凌乱他以为早已经整理好的情感。小狼崽伸出舌头,舔掉他不停滚落的泪珠,就像是在安慰它曾经天真无邪,未曾如今天这般落泪的主人一样。

埋下头的马思远没有注意到,他左手的绿松石手串绽放出莹莹光芒,在寂静中形成了一个成年男子的形状,从背后将他温柔的包裹住。

从窗外看进去,就好像是有人从背后把他抱住一般。

有些人,有些事,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宿命。

不管你是Karry,是王嵩,还是王俊凯。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__Find 07点这里__

评论(21)
热度(89)
© BertieKH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