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tieKHR

我真喜歡她。像俗世風雅,冬日霜花。

Find 07

__Find 06点这里__



马思远走后许久,沉默了好久的男人开了口。

 
 

“千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凯,这件事很复杂。我解释给你听。”易烊千玺整了整衣服,给自己倒了杯水。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长到他曾以为那样就能过完一生。

 
 

这个故事,曾经有关于幸福,他曾亲眼见证这两人起誓,就算遍体鳞伤,也要漂亮的相爱至死。后来他也亲眼见到两人真的满身是伤也不肯分开。

 
 

天边泛白,新的一天到了。易烊千玺自己收拾了客房,留王俊凯坐在沙发上。他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几乎一夜,恍惚间似乎能看到有一群飞鸟从窗外飞过。

 
 

还好,你被曾经的我温柔守护,未曾经历这般痛苦。不过也太糟,我曾经竟然忍心放你一人走遍荆棘,鲜血淋漓。马思远,不对,王源,原来你一直都住在我心里。我一直以来想见的人,想爱的人,想留住的人,都是你,只有你。

 
 

天亮了,王俊凯一大早就有课,他洗去一晚的疲惫,站在楼下等待马思远的身影。现在,我们能不能重新开始,让我抹掉错误的一切,好好的站在你面前,我得陪你把这条路继续走下去。

 
 

马思远抱着嘟嘟从王俊凯面前面无表情的走过去。

 
 

“远远!”王俊凯叫他,马思远还是没有搭腔,倒是本来乖乖趴在他怀里的小狼崽探出头来,嘲讽的对王俊凯喷了一口气。

 
 

王俊凯没有戴眼镜,用他那双看电线杆子都深情的桃花眼看着马思远的背影,一路上都默默的跟在后面。

 
 

马思远也没搭理他,抱着嘟嘟一路径直到了学校。

 
 

坐在办公室里,马思远一边逗着嘟嘟,一边和刘志宏搭话。

 
 

“你这狼哪儿来的啊?”

 
 

“你倒是眼睛尖,看出这是狼。”

 
 

“那是~我是谁啊~”

 
 

“这狼是我好久之前养的,现在被别人带过来了。”

 
 

刘志宏没有多问,只是又换了一个问题。

 
 

“王俊凯怎么一直盯着你看啊。”

 
 

“他想泡我。”马思远顿了一下,抬头严肃的对着说完话正在喝水的刘志宏说。

 
 

“咳咳咳!”差点咳出肺来的刘志宏表示受到了惊吓,“什么鬼!”

 
 

马思远扁了扁嘴巴,也没说什么。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儿,刘志宏像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开口,“不过你别说,王俊凯不戴眼镜更好看了。感觉和Kasey长得有点像。”

 
 

“那当然。”

 
 

“不愧是C大最帅的男人。”

 
 

马思远与有荣焉的点点头。

 
 

“马思远你今天吃错药了?”

 
 

“没有,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

 
 

刘志宏耸耸肩膀,没有说话。

 
 

马思远给嘟嘟喂了一口水,站起来收拾东西准备去上课,“刘志宏,你有课吗。”

 
 

“有,二班的。”

 
 

“那嘟嘟怎么办啊。”

 
 

王俊凯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看着马思远。一人一狼特别有默契的别过头,马思远挑了挑眉,索性抱着嘟嘟去了教室。

 
 

“马老师,这是你的宠物吗?”有大胆的学生在他踏入教室门的时候就问。

 
 

“对啊,叫嘟嘟。”

 
 

“好萌啊,是什么品种啊。”

 
 

“是哈士奇。还小呢。”

 
 

作为通人性的狼,嘟嘟大概是有点明白马思远是怎么介绍它的。所以在课间休息的时候,王俊凯一出现在教室门口,它就跑了过去。它大约是想向马思远表示,我才不是哈士奇那么傻的物种!

 
 

马思远站在讲台上看嘟嘟和王俊凯玩儿的开心,突然笑了一下,啪的一拍讲桌,吓得王俊凯把嘟嘟往门口一放就跑了,逗得满教室的学生憋笑把脸都憋红了。

 
 

上课铃适时的响了起来,王俊凯留恋的扒在门框边看了好几眼才走,而马思远满意的看着嘟嘟乖乖的跑到讲台后面呆着,转身一挥手,说,“别闹了,上课。”

 
 

哼,现在你不是哈士奇也得给我当一只哈士奇!

 
 

下课的时候,马思远在全班的注视下,抱着伪哈士奇一溜烟儿的跑出了学校。

 
 

跟着没多久马思远就得到了报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马思远说嘟嘟是只哈士奇的原因,嘟嘟算是彻底赖上他了,不过也对,马思远本来就是它的主人。在超市挑挑拣拣老半天,拎着一大袋零食和肉食的马思远抱着狼崽艰难的打开门,还要顺手把王俊凯关在门外面,他满脸笑意的换鞋,抬头的时候却瞬间沉下脸。

 
 

一架纸飞机停在落地窗前。

 
 

马思远放下手中的口袋,拍了拍嘟嘟,让它从自己身上下去。

 
 

Silver Dunn。还是这个老光头,就不能换个人和自己联络吗。马思远坐在藤椅上拆开纸飞机。

 
 

“Roy,我们需要知道你执行任务的进度,学院很重视。收到请回信。”

 
 

马思远收拾好变成一堆灰烬的纸,慢悠悠的把肉塞进冰箱,把零食放进电视下面的柜子里。直到晚上给嘟嘟洗了澡,他才在灯光下写回信。

 
 

“已有眉目。”

 
 

他在一堆脏衣服里找出那支特制的钢笔,Silver Roy,马思远潦草的签下这个名字。Roy,他并不明白当初Karry为什么给他取这样一个名字,直到那一个晚上。Karry把他拥在怀里,将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前。

 
 

「我取下一根肋骨,妄想塑造一个你。」窗外火光四起,不断有厮杀的声音响起,Karry捂住他流泪的眼睛,「但你,却用你眼中的星空辽阔我,用你心中的羽翼护住我。」Karry在他手上系上一串绿松石,吻了吻他快要失温的嘴唇,「多好啊,能遇上这样一个你。」然后仔细的为他穿上一件兜帽,将他整个人妥帖的藏进阴影之下,门被敲响的那一刻,猛的把他推进暗道里。「源源,好好照顾自己。」

 
 

马思远把纸飞机送走,微笑着躺在藤椅上,嘟嘟趴在他的旁边,呜呜的叫了两声。

 
 

是我说这句话才对,为什么能在这么大的世界里,遇上这样一个你,这么好的一个你。

 


_Find 08点这里_


评论(53)
热度(78)
© BertieKH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