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tieKHR

我真喜歡她。像俗世風雅,冬日霜花。

于心有愧‖重生

02.

03.

王俊凯和他妈在院儿里又呆了好半天才走回家。叶女士看王俊凯眼屎鼻涕糊了一脸,嫌恶的瘪了瘪嘴。

这孩子今天吃错药了吧,平时不把自己收拾的干净绝不出门啊。

换了鞋,王俊凯撒着拖鞋吧嗒吧嗒的走到厨房,帮叶女士把蔬菜从口袋拿出来。

“小凯啊…”

“诶妈你说啥子。”

“……你还是去洗把脸吧。”

王俊凯被叶女士推进厕所,站在镜子面前仔细端详自己的脸。

干干净净的,除了有点眼泪鼻涕印之外,没有丝毫戾气,就像每一个无忧无忧度过青春期的男孩子一样。他敷衍的洗了把脸,甩了甩刘海就直接走出厕所。

“妈我给你帮忙嘛。”

“你?你炒的来几个菜,给我过去坐到,在我面前转过来转过去的,讨嫌的很。”叶女士随意的挥了挥手,把王俊凯赶出了厨房。王俊凯垂下头有点泄气的走出去,下一刻,又是一巴掌糊到他背上。

“背挺起!你将来成个驼背儿看还有没得女孩子喜欢你!撑起!”

王俊凯听话的挺起脊背,鼻头却是一酸。嘴巴里胡乱的答应着,“晓得啦晓得啦。”

最后王俊凯还是坐在了沙发上,他本来是有点疲倦的驼着背的,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叶女士端着菜走出厨房的时候,看的是她直挺挺的坐在那儿两眼放空的傻儿子。

“小凯,来吃饭了。”叶女士的大嗓门唤回不知道神游到哪里的王俊凯,“不等爸爸回来吗?”王俊凯慢腾腾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挪到餐桌面前。

叶女士无奈的看了王俊凯一眼,“小凯啊,今天你是闯了啥子鬼了你说。”

“啊?”

“你忘了啊,你爸爸出差去了,今天半夜才回来。”

王俊凯被叶女士瞄了一眼,虽然很嘴硬的说,“我只是忘了。”但还是很心虚的坐直了身体。

嘴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嘛。如果叶桑榆女士知道这句话一定就会这样说,然而现实是她并不知道,只是轻飘飘的抬眼看了他一眼,“吃饭。”吓得王俊凯出了一身冷汗。

王俊凯急匆匆的刨完碗里的几口饭,筷子一放就溜回自己的房间去了。把房门反锁,反身就躺倒在他的小床上,还没把被子躺热,他又突然弹起来,翻了翻桌子上的书。

书柜里也还放着好几本初二的教辅书,现在应该是他13岁的时候,初二的暑假。

一切的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只要他不再犯糊涂走回那条老路,一定可以,创造一个新的未来,一个明亮的,未来。

“叮铃铃铃——”一个铜制的小铃铛响起来。 王俊凯这才从沉思中惊醒,防盗栏上系着一个铃和两个小纸杯,其中一个写着,请把我放在耳边,另一个写着,请对我说话。

王俊凯抬头看去,王源在对面楼的窗户,冲着他甜甜的笑,末了还摇了摇手里的纸杯,王俊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迟疑的将一个小纸杯放在耳边,王源的声音不太清晰的传过来,“小凯小凯。”

他下意识的说,“诶,怎么。”结果就听见王源在那边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小凯你今天真的好搞笑啊话筒都不拿就说话。”

王俊凯连忙拿起另外一个,“你说啥子啊,我不过就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嘛,你是皮在痒啊。”

两个人趴在窗台上你一句我一句的拌起嘴来,王俊凯也逐渐回忆起来。

王俊凯家和王源家本来就是两栋相邻的楼,而他和王源的房间更是只有一条两尺来宽的过道的距离,因为年龄的原因,两家家长都没给他们买手机,两个人一合计,童心大发的做了个土电话,还到跳蚤市场买了两个小铃铛当做电话铃声。

夜幕降临,携着桂花香气的风吹起王源额前细碎的发,露出光洁的额头,像一只黑色的停落的鸟。小纸杯里传来的是王源清甜的笑声,王俊凯也跟着笑出了虎牙,像一只初生懵懂的恶魔。

真好啊,我从今往后,不会只在梦里见你。

今生我提前得知的唯一职责,便是爱你。

评论(4)
热度(35)
© BertieKH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