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tieKHR

我真喜歡她。像俗世風雅,冬日霜花。

【祝融/赤松子】食色,性也。

*写的好玩的段子
*色等一会儿?


总而言之不如烧烤(划掉)

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胤站在山上,伸出手时有云穿过指缝,他兴奋的大声招呼守在身后的小圈圈,“是时候了!”
两个人穿过云雾缭绕向山下奔跑,大声呼喊,“是时候啦!大家!是时候啦!”
祝融揉揉眼睛,小心的把从头上掉落的火焰收敛在手心里,手掌一扬,星星点灯的萤火从窗子的缝隙飘落出去,墙下的不知道是谁看到这难得一见的景象,惊喜的叫出声来。
怀里的赤松子或许是被吵醒了,发出一声慵懒的呻吟,长发一动,骚中了祝融颈间的痒处,也骚中了祝融心头的痒处,他忍不住低低的发出一声笑声,将雨师抱的更紧。

“起来了?”窗外的青燕掠过,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赤松子终于舍得睁开惺忪的双眼,祝融将他抱起来,正是看到一缕阳光穿透海棠树,湫提着珮做的点心,站在树下大声呼喊着椿的名字。
赤松子手指微动两缕水流凭空而来,在他的操作下仔仔细细的将自己清洗干净。
胤骑着鹤出现在窗外,“祝融哥快出来!大家都等着你呢!”
“就来!”
窗外的身影消失不见,赤松子安静的坐好让祝融给他编小辫儿,一边调笑道:“难得他们全部等你一次?”
祝融亲亲他的鼻尖,“你还不是要等我?”

两个人收拾好走出去的时候,神之围楼的人都已经在海棠树下等待了好一会儿。
湫一手牵着小圈圈,一边向他们俩招手,“祝融哥!我们大家都等着你呢!”
“快点火!我们烧烤!”

评论(25)
热度(127)
© BertieKH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