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tieKHR

不妥协。

【大鱼海棠】【祝融x赤松子】吐花

00 

你是绝路,也是归途。 


01 

这是什么? 年轻的火神疑惑的看着手里红色的花朵,唇间还残留着丝丝抽痛,在他突如其来的猛烈的咳嗽之后,仿佛有什么东西刮过他的喉咙,随即他便吐出这朵花来,新鲜,娇嫩,给他留下喉间微苦的铁锈味。 

祝融捧着这朵含苞待放的小花,向丿的住处走去,那位掌管百草的老人,行过无数岁月,或许能给他一个解答。 丿翻过自己所保存的所有卷宗,最终也无奈的摇摇头,“祝融,这样的病症,我也没有见过。”火神不在意的挥挥手,“估计又是哪个孩子恶作剧吧,明天应该就会好了。”那朵红色娇美的蔷薇花被他丢出窗外,风吹过,便化作星星点点的萤火,消散不见了。 

祝融操控着一朵火红燃烧的火焰,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尽管火神脾气有些暴躁,还有点胤嘴里常说的“刻板还凶巴巴的”,但他的小能力操控得当能做许多事,所以有许多小孩子愿意和他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他们很清楚事后最多收到火神喷出的几朵小火焰,或者拉着赤松子过来浇息他的怒火。 

他突然觉得胸口一阵闷痛,旋即猛烈的咳嗽起来,他微微的佝偻下腰,死死的捂住嘴唇,似乎是要咳出血来,火焰无措的在他身侧飘动,燃烧的愈发剧烈。 

仙鹤翅膀扇动的声音在他耳边停住,无风自动的水色绸带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是赤松子。赤松子扶住他的肩膀,担忧的看向他,“祝融?”祝融直起身来,憋住喉间的痒痛,本想向赤松子挥挥手以示自己并不碍事,没想到胸腔里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剧烈到连指尖都微微颤动。 

然后他又开始捂住嘴唇咳嗽起来,撕心裂肺的直到指尖都渗出几滴鲜血,赤松子吓得连忙扑过去帮他拍抚后背,仿佛这样的举动能减轻祝融的痛苦,“祝融你到底怎么了?!” 祝融最后猛烈的咳嗽了几声,终于平静下来,他指挥着火焰组成“小事无碍”的队形,捂住嘴唇远远的跑开。 

赤松子的身影被他远远抛在身后,水色双眸里盈着脉脉水波,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挽留的手僵在半空,最后在仙鹤的鸣叫声中回过神来,落寞的收回手指。 “到底,怎么了......” 

回到自己住处的祝融松开自己的手,被血染红的手掌中心,又盛放着一朵红色的蔷薇,它好像比上一朵开的更加蓬勃,在他的手心里,像他操控的火焰一样,热烈的燃烧着。 


飞鸟扑棱停在屋檐,句芒的身影在夜空里看不清晰。

祝融站在海棠树下沉默的遥望星空,他心想,这样灿烂的星河不知道是哪位上古天神的杰作,自他出生起就默默行进,画出无数条美丽轨道,无数次给予人深刻的指示。 

海棠花纷纷飘落,有些掉落在他头顶,被红发燃烧成粉末,飘散在风里,还有些幸运的飘落在他肩头、身边。祝融拈起一朵,凑近鼻尖嗅了嗅,海棠虽无香,他松开手任花朵从他指间飞走,却比他喉间那朵散发着清香的红蔷薇好得多。 

远处传来胤的清脆童音,“松子哥,也带我飞一程吧!”祝融无奈摇头,那孩子也只有赤松子管得住。 

他干呕一声,在喉头憋久的那朵蔷薇正好落在手掌上。 

祝融凝视这这朵蔷薇,不知为何胸腔中涌出一阵伤疤被鲜血淋漓的撕开的痛与畅快。 “承认吧。”他捧着这朵花,抬头看着那轮亿万年都停留在那里的月亮,轻声说着,“这一切,都是他给予的。” 

蔷薇花上似血的露珠颤颤巍巍,最终滑落在他的手心里,“我承认了。” 

祝融闭上眼睛。

评论(13)
热度(63)
© BertieKH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