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tieKHR

不妥协。

【大鱼海棠】【祝融x赤松子】吐花 02

02 


赤松子手里端着一杯酒,安静的坐在句芒旁边。

天上浅浅的海浪声传来,他低下头饮一口夫诸亲酿的醇酒,句芒摸了摸停在他肩上的青燕,毫无疑问的在赤松子面前出卖了祝融,“刚刚我看到他了,围楼那边的海棠树那儿。” 

“他有继续咳嗽吗?” 句芒摇摇头,这里又恢复的如同只有灯火摇曳般安静,鹿神端着酒瓶走过来,绘有君子兰花纹的瓷瓶光滑细腻,他为赤松子再斟一杯,清透的琥珀色酒液和着灯火落在竹杯里,仿佛祝融抬头凝视的漫天星火下落。 

赤松子将它一饮而尽,面颊上染上瑰丽绯色,句芒看他这副样子,一时手足无措,鹿神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拍拍句芒的肩膀,放下那酒瓶,又走回他原本待的地方。 

赤松子可能是醉了,眼尾晕开浅浅殷红,眼里泛起了点点水光,他又给自己斟了一杯,放在桌上却也不喝,手指在空中画出一个圈,鹿神酒肆门口的湖便下起一场不大不小的雨,落在湖面,漾开十里波纹。

“句芒,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句芒张张嘴,还没说出什么,突然开始咳嗽起来,片刻后他干呕一声,吐出一朵浅黄色的花朵来。 

“这......?” 他捧着那朵花手足无措,肩上青燕也好奇的跳到桌子上来,黑色的眼睛盯着花朵一动不动。

句芒还没有什么动作,旁边伸过来一只白皙的手,赤松子拿起那朵花,在灯前仔细的端详。 

“这是萱草。”他松开手,句芒眼睁睁的看着浅黄色的花瓣掉落进酒杯里,他向来是不饮酒的,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心口也像烫了一杯温酒般,有细细密密的疼痛与甘甜。

他将那杯酒抢过来,一口饮尽,这味道果然如他期待,一口呛到心底,连喉咙里的铁锈味都被掩盖下去,只剩下满腔辛辣。 

赤松子撑头看句芒被呛的满脸是泪的样子,不由得好笑,“没喝过酒,抢我的作什么。” 句芒放下杯子朝他摆摆手,赤松子看他一脸狼狈,手指微动,召出两股细细水流来帮他清洗。

没想到下一刻胸中发出一股像烈火灼烧过的剧痛,那火蔓延到喉咙,牵动肌肉,赤松子成为今日第三个,突然咳嗽的人,他捂住嘴巴,发出比刚刚句芒更加剧烈的咳嗽声来。 

他颤抖着放开手掌,没有意外的看到手心里开放着一朵舒展花瓣的紫色小花。 


赤松子倚在仙鹤身上,他闭上眼睛,看见在他眼前缓慢游动的红光,拉开模糊的轨迹密密麻麻的横亘在黑暗的视线之中。 

他不知道为何他心底涌上一股令人绝望的难过,身下的海水是黑沉沉的天空,他伸出手指仿佛乐此不疲的在上面划出一条又一条无意义的线条,仿佛火焰燃烧后遗留的青烟,飘向未知的方向。

祝融火红的发也是如此,那是一簇热情的火焰,顶端总是会有几缕不讨其他人欢喜的青烟,赤松子却喜欢的紧,那像是一丛盛放的丁香,虽然没有好闻的清香,也像是歌谣正逐渐消逝的尾音,远远看到的时候,连苦涩的心底都如同清晨的阳光,渐渐明朗。

那个人,总会带着他最热烈的温度,迈动长腿,身材挺拔隽永的朝自己走来,是名副其实的永不熄灭的发光体。 

难以预料,无可避免。 

赤松子死死的捂住眼睛,在这个绸缪缱绻的夜里,有液体悄悄的从他指缝间漏出来,低落进他身下的湖泊里。



*萱草 又名鹿箭 找不到你的爱 迷失自我
紫苜蓿 誓言 希望 幸福

评论(12)
热度(49)
© BertieKH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