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tieKHR

不妥协。

【张启山/二月红】故人

*小蔡是个傻孩子,适合宠。
*灵魂伴侣梗。
*迷之脑回路。

00
前生的爱终究会留下一个记号。

01
彭佳禾盯着蔡明骏的右手腕盯了老半天了。
他平常总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这次彭佳禾跟着陆远来厨房,难得看到他挽起衣袖,穿着白色的厨师制度,垂眼在厨房冰凉凉的灯光下,安静的切着什么。
他的右手腕戴着一块粗腕带的手表,有些松垮垮的,随着他一上一下切菜的动作不时晃动着,似乎能看到有黑色的纹身露出。
“行啊你蔡明骏,没看出来你还纹过身。”
彭佳禾忍不住侧身撞了一下换完衣服出来的蔡明骏,“我还以为你一直都是个乖孩子呢,可以啊。”
蔡明骏忍不住挠挠脖子,露出一个难得看见的苦笑。
“这个不是纹身,我妈说,我一出去就有这个了,就是看不清,大了就能看清楚了。”
“来让我看看!”黑色腕表被彭佳禾轻而易举的扒开,上面果然有一道墨色印记。
像是有人用黑色墨水匆忙潦草留下的一句留言,清晰的留在他的手腕上。

02
长沙下了一夜的雪。
二月红躺在摇椅上,管家不放心的让人拿了件大氅披在他身上。
“二爷,还是进屋吧。”
二月红半闭着眼,白色大氅下伸出一只苍老的手摆了摆。
他近来总是不爱说话,挥退了下人,噤声听着庭院里两株前些年栽下的松树和银杏被风吹的窸窸窣窣。
“前些年他走了,现在就真只剩我了。”
管家遥遥站在廊下,听到他发出些声音,不由得叹一口气。
二月红恍惚间似乎看到他的夫人,他多年来被长沙百姓众人称颂深情的证明,正如往常,穿着一身浅绿旗袍伸手覆在他冰凉手指上,眉眼弯弯的看着他。
他不由得笑了笑,唇角弧度无力的扬了扬。
“丫头,你真好看。”
丫头不说话,依旧只是笑着看他,温温柔柔的,眼睛如同往常一样,镌刻着他这一生都无法紧握的眷恋。
又下起了雪。
门外不知道是谁唱着《穆柯寨》,悠闲的从红府大门过路。
非是我临国难袖手不问,见帅印又勾起多少前情。杨家将舍身忘家把社稷定, 凯歌还人受恩宠我添新坟——
不知为何,二月红还记得这出戏,比霸王别姬还要深刻几分,即便他已有多年不上台。
“走吧。”
他闭上眼睛,细数岁月。这么多年身边来来往往看似热闹,他却始终孤独的被留在这里,只有此刻,有人推开这一片黑沉沉,身着军绿制服,姿态慵懒的朝他伸出手。
挂在枝头的最后一片银杏叶悠悠落地,拎着水壶跑过来的管家痛苦悲戚的闭上眼,跪别这位他侍奉半生的主人。
“张启山。”
我这样,算不算情深刻骨。

03
陈霆近来总是忍不住伸手去摸颈窝里的胎记。
或许哪不能被称为胎记,谁的胎记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三个字的。
开始他还会想办法找点东西挡挡,后来混出头了,除了Michelle,也没人会说他这个奇怪之处。
最近他来大陆谈一单生意,预计会驻留一个月,他心知肚明,就这一个月,香港那边就会有多大变数,在心烦意乱之时,连这印记也捣乱的总是莫名发烫。
送走了难缠的大陆客人,他不耐烦的拉开扣的严严实实的衣领,那印记又在不安分的发烫,他将桌上酒水一口气灌下,曲指敲了敲桌子招了侍应生过来。
塞了人小费一路走到西餐厅后门,倚着门抽一支烟。
吐完最后一个烟圈,掐了烟头陈霆正准备往回走。有个穿着蓝色线衣的人低着头冒冒失失的从过道里冲出来,直愣愣的就冲到他身上。
颈旁印记骤然灼热的仿佛一路烧到心底,那人不停鞠躬道歉的身形僵住,不知所措的握住手腕抬头。
这一刻,他终于看到自己的痛苦与解脱。

04
张启山想看那双眼睛。
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成了他此刻迟迟哽在心口的挂念。
窗外不知道是谁种下了一株正值花期的梨树,他闭上眼睛,听到风从枝桠中穿行,摇乱满树玉彩。
鼻尖痒痒的,睁开发现一瓣柔软稳稳停驻在那里,凹陷处还盛有半滴露珠微微摇晃。
他伸出手来,指尖在虚空中游走。
遍值梨树,名曰梨园。
当年梨园盛景,该是如何?是否比得上他眼中浩渺世界,宏大王国?
年前亲兵递了消息来,说他一切都好,只是闭门谢客,不再见任何人。
夜渐渐凉了,护工进来帮他把手放进被子里。他难得松开常年皱紧的眉头,侧头努力对护工露出一个笑。
“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护工是他的副官请来的,乖顺的退了出去,只留下一盏昏黄的灯。
张启山就盯着那盏灯,烧了好些时候之后,没关的窗外飞进来几只飞蛾,冲着那一点并不热烈的光源飞行。
“那不是火。”他眼里倒映着那盏灯火,像倒映着某点璀璨的星光。
那不是他们本该粉身碎骨壮烈燃烧的归宿,那只是一盏伪装的夜灯。
飞蛾绕着灯泡不停转圈,伺机冲撞过去期盼得到想要的结果。
“他们都被误了一辈子。”
张启山艰难的从床头柜子翻出一枚戒指,尽了自己最大力气将它扣紧在手心。
那是他——曾经的证明。
我们彼时雁序成阵,奔赴我们理想的未来。我们此时分飞不惊,在不同的地方坠落。
窗外吹进来一朵还夹着夜间薄凉的花,与那枚辗转得来此刻却骨碌碌跌落在地的杜鹃花戒指落在一处。
“你好好活,我看着。”
亲兵们慌慌张张的推开房门,最后只能颤抖的站在床边流泪行着军礼。
最后这条路,还是让我自己走。
你别跟来。

05
蔡明骏惊讶的指着陈霆的颈窝那三个正在逐渐变得鲜红的字,指尖不停颤抖。
“你也有这个?!”
陈霆拧紧眉头看着他手忙脚乱的取下腕表,露出白皙手腕上一行正在逐渐变色的字迹。
“这是什么。”
他本想暴躁的推开人,看着青年温润的眼睛又强压下心底的不耐烦。
“我也不知道,我上网查过,有个论坛说这个叫灵魂伴侣的印记。”
陈霆不屑的嗤笑了一声,但也没打击蔡明骏的积极性。
“就是说这个印记啊是两个人前世最想对对方说的话,没说出去,就留到这一世来了。”
“你的,在变色。”陈霆伸出手指点了点蔡明骏手腕上那句话,此刻它几乎成了军绿色。
蔡明骏歪头看着他,眨眨眼露出一个天真的表情。
“你的也变了啊,变成红色了。”
“我们俩一遇到就变色是不是说明我们俩就是传说中的灵魂伴侣啊?那这么说我上辈子喜欢穿红色?为什么我上辈子最想说的话是张启山啊,这是你上辈子的名字吗?看来你比我深情一点,还让我好好活着,不错不错………”
在青年喋喋不休的声音里陈霆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
这孩子,挺有意思。

End(?)

评论(3)
热度(48)
© BertieKHR | Powered by LOFTER